韩愈:守护道统




韩愈(768年~824年),河南河阳(今河南孟县)人。韩愈在散文上颇有建树,他开创和领导了中唐古文运动,被苏轼誉为“文起八代之衰”。


小时了了自视高,一入世途船易翻


韩愈三岁起就开始识字,每日可记数千言,不到七岁,就读完了诸子之著作。韩愈13岁时,文章已小有名气,他跟从独孤及、梁肃之徒学习,究心古训。19岁时,恰逢皇科开选,他便进京去应试。由于自持才高,以为入场便可得中,从未把同伴搁在眼里,结果别人考中,他却名落孙山。 连续考了四次,最后才算中了第十三名,登进士第,然后三试博学鸿词不入选,便先后赴汴州董晋、徐州张建封两节度使幕府任职,后至京师,官四门博士。

由此可见,天赋虽高,但是在现实中,还是须要沉潜下来,好好的磨练自己才能有所成就。


为人正直谏不讳,仕途起落亦等閒

韩愈36岁时任监察御史,因上书论天旱人饥状,请减免徭役赋税,指斥朝政,被贬为阳山令。宪宗即位,获赦北还,为国子博士,改河南令,迁职方员外郎,历官至太子右庶子。因先后与宦官、权要相对抗,仕宦一直不得志。

唐宪宗到了晚年,迷信起佛法来。他特地派了三十人的队伍,到法门寺把佛骨隆重地迎接到长安。他先把佛骨放在皇宫里供奉,再送到寺里,让大家瞻仰。下面的一班王公大臣,一看皇帝这样认真,不论信或是不信,都要凑个趣。许多人千方百计想弄到瞻仰佛骨的机会。韩愈对这样铺张浪费来迎接佛骨,很不满意,就给唐宪宗上了一道奏章,劝谏宪宗不要干这种迷信的事。他说,佛法的事,中国古代是没有的,只有在汉明帝以来,才从西域传了进来。他又说,历史上凡是信佛的王朝,寿命都不长,可见佛是不可信的。唐宪宗收到这个奏章,大发脾气,立刻把宰相裴度叫了来,说韩愈诽谤朝廷,非把他处死不可。裴度连忙替韩愈求情,唐宪宗气慢慢平了,说:“韩愈说我信佛过了头,我还可宽恕他;他竟说信佛的皇帝,寿命都短促,这不是在咒我吗?就凭这一点,我不能饶他。”后来,替韩愈求情的人越来越多,唐宪宗没杀韩愈,就把他降职到潮州去当刺史。


心怀传统见己任,百年人身千岁忧 


韩愈之所以批判佛教,他是站在守护传统文化,也就是守护道统的精神而出。道统之说最早滥觞于孟子,孟子自觉以继承孔子自任,韩愈继承孟子,并明确提出儒家有一个始终一贯的有异于佛教及道家的“道”。他说:“吾所谓道也,非向所谓老与佛之道也”。他所说的儒者之道,即是“博爱之谓仁,行而宜之之谓义,由是而之焉之谓道,足乎己无待于外之谓德。仁与义为定名,道与德为虚位。”“道”概括地说,也就是指作为儒家思想核心的“仁义道德”。千百年来,传承儒家此道者有一个历史的发展过程。这个过程就是“尧以是传之舜,舜以是传之禹,禹以是传之汤,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,文武周公传之孔子,孔子传之孟轲。轲之死,不得其传焉。”这个传承系列类似于佛教所说的“法统”,儒者之“道”的传授谱系也就是朱熹所说的“道统”。

对儒家道统说进行哲学的分析,可以把儒家的道统归结为三个方面:认同意识、正统意识、弘道意识。这也是我们今天还尊儒学儒的根本所在。也是我们热心韩愈研究的意义所在。

即此对传统文化守护之心,韩愈已经足以留名青史。

范仲淹:先天下之忧而忧




范仲淹(989年-1052年),字希文,汉族。苏州吴县人。北宋名臣。


一心向学苦中求,划粥割齑读诗书


范仲淹两岁丧父,家境贫寒,从小读书十分刻苦。他曾一人离家去附近山上的寺院里读书。累了,就用冷水洗脸;饿了,就用稀粥充饥。后来,为了进一步深造,他又只身远赴应天府书院求学。应天府书院是宋代著名的书院,可以免费就学。这里既有名师指教,又有大量的书籍可供阅览,还可以与许多饱学之士切磋学问。范仲淹十分珍惜这宝贵的学习机会,废寝忘食地苦读诗书,钻研学问。那时,他的生活极其艰苦,每天只煮一锅米粥,等粥凝冻之后再划成四块,早晚各食两块;并把咸菜切成碎末一起食用。这便是成语“划粥割齑”的由来。然而,范仲淹对这种清苦生活毫不介意。他发愤苦读,每天差不多都是凌晨鸡鸣即起,攻读诗书,直到夜半才和衣而眠。据说,他曾五年未解衣就寝。


一天,范仲淹正在吃饭,一位好友来看望他,发现他的饮食如此之差,心中不忍,就送银子给范仲淹改善生活,但范仲淹委婉地谢绝了。好友见他不肯接受银两,第二天便送来许多美味佳肴。范仲淹好意难却,只好接受了。可是,几天过去了,食品发霉变质了,也不见范仲淹吃一口。好友有些不高兴地说:“你也太清高了,一点儿吃的东西都不肯接受,岂不让朋友太伤心了!”范仲淹笑了笑说:“老兄误解了,我不是不想吃,而是不敢吃。我已经习惯食用粗茶淡饭,担心现在吃了鸡鸭鱼肉,以后就再也咽不下去粥和咸菜了。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请你千万不要生气。” 


皇上龙颜亦等闲,专心致志无所动


公元1014年,真宗皇帝路过应天府,全城都轰动了,人们争先恐后地去看皇帝。书院的师生也都放下书本,跑去观看。可是,范仲淹却闭门不出,仍像往常一样埋头苦读。一位同学特地跑来叫他:“快去看哪,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千万不要错过!”但范仲淹只随口说了句“将来再见也不晚”,连头也没抬又继续读书。第二年,他取得了殿试的资格,到宫廷朝见皇帝,并参加了由皇帝亲自主持的考试。


树人兴学显名声,严以律己开时风


商丘应天府书院天圣五年(1027年),范仲淹为母守丧,居南京应天府(今商丘)。时晏殊为南京留守、知应天府,闻范仲淹有才名,就邀请他到府学任职,执掌应天书院教席。范仲淹主持教务期间,勤勉督学、以身示教、倡导时事政论,每当谈论天下大事,辄奋不顾身、慷慨陈词,当时士大夫矫正世风、严以律己、崇尚品德的节操,即由范仲淹倡导开始,书院学风亦为之焕然一新,范仲淹声誉日隆。 


治家严谨心端正,行善家风有余庆


范仲淹熟治家甚严,教导子女做人要正心修身、积德行善,范氏家风清廉俭朴、乐善好施。一次,范仲淹让次子范纯仁自苏州运麦至四川。范纯仁回来时碰见熟人石曼卿,得知他逢亲之丧,无钱运柩返乡,便将一船的麦子全部送给了他,助其还乡。范纯仁回到家中,没敢提及此事。范仲淹问他在苏州遇到朋友了没有,范纯仁回答说:“路过丹阳时,碰到了石曼卿,他因亲人丧事,没钱运柩回乡,而被困在那里。”范仲淹立刻说道:“你为什么不把船上的麦子全部送给他呢?”范纯仁回答说:“我已经送给他了。”范仲淹听后,对儿子的做法非常高兴,并夸奖他做的对。


   

知人善任举贤能,不轻少年令成才


首先特别提到张载。


张载是关学的开山鼻祖,在中国思想史和哲学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。范仲淹对他有着重要的影响。


            陕西眉县横渠镇的热血青年张载,这时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士子。他对范仲淹佩服得五体投地,用现在人的话说,是范仲淹的铁杆粉丝。每天凌晨,张载闻鸡起舞,习武诵经,刻意磨砺自己,立志要成为范仲淹式的栋梁,在边关建功立业。


灯下,21岁的青年士子张载挥毫疾书,给自己心中的导师写信,倾诉对国家的看法与见解,他提出了九条建议和见解,并向导师陈述自己的抱负:准备联合永寿的朋友焦寅,组织一支民兵,与西夏抗衡,夺回洮西一带的失地,用生命在边疆建功立业。言辞慷慨,情感真挚,充满了爱国主义激情。


张载的信,范仲淹收到了。在纷繁的军政事务中,范仲淹认真阅读了,从字里行间,感受到这个青年才俊炽热的赤子之心,看到他极具潜力的治学才华。范仲淹立即给予回信,赞扬了张载忠君报国的热情,肯定了他的建议和见解,但他并不赞成张载投笔从戎。信中说:“儒家自有名教,何事于兵?”勉励张载钻研《中庸》,在儒学上做出经天纬地的大事业来,并热情地邀请张载有机会到延州军府来晤谈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1042年春季的一天,张载从横渠镇出发,前往近千里之遥的延州。一路上,张载餐风饮露,风尘仆仆,走了十多天,才看到延州的城头。张载执弟子礼,在延州军府拜会了导师范仲淹。范帅看到张载既稳健又不乏激情的学人做派,心中自是十分喜欢。两人在帅府掌灯长谈,从蒙恬修筑长城,到卫青、霍去病征讨匈奴,从周易说到濂溪先生,直到当下的边事问题,无不涉猎。通过与张载的彻夜长谈,范仲淹更加清楚了这个青年才俊的知识结构与治学能力,再次肯定了自己的判断。他对张载说,贤契学识宏阔,可从《中庸》切入,自有一番作为。边议之事,自有人才。尔可自重,不可自轻。


张载回到横渠,自以导师教诲为圭臬,以《中庸》为切入,精研儒家经典,苦读不已。当他看到老师的《岳阳楼记》,兴奋地与友人和学生共享之。一时间,《岳阳楼记》成为横渠书院学子必读文章,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、“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,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”的忧乐观,成为关中学子的座右铭。


            张载把范仲淹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精神,提到新的高度,教导弟子应有历史的使命感,并提出了“横渠四句”:

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


            张载深厚的学养,宽阔的胸襟,高尚的人品,引得西北士子纷纷投奔其横渠门下。因此,我们说张载说关学,不能不说到范仲淹。正是范仲淹的指导,才成就了张载的名山事业。正如《宋元学案》说的,范仲淹“一生粹然无疵,而导横渠以入圣人之室,尤为有功。”


其他人物如欧阳修、狄青、富弼、苏麟等,都是得到范仲淹的提拔而得以发挥人生。



秉公直言为社稷,杀生成仁也不惜  


天圣七年(1029年),仁宗十九岁,章献太后(宋真宗章献皇后)依然主持朝政。冬至,仁宗准备率领百官在会庆殿朝拜太后祝寿。范仲淹认为这一做法混淆了家礼与国礼,就上疏仁宗说:“皇帝对太后的身份,是儿子而非臣子,所以有事奉亲长之道,但没有为臣之礼;如果要尽孝心,只要于内宫行家人礼仪即可,若皇上与百官朝拜太后,则不合于礼,有损皇上威严”,谏请仁宗放弃朝拜祝寿典礼。上疏奏报内廷,没有获得答复。范仲淹又上书太后,请求还政仁宗。奏书入宫,再次石沉大海。晏殊得知范仲淹上疏,大惊失色,批评他过于轻率,不仅有碍自己的仕途,还会连累举荐之人。范仲淹据理力争,并回写一封长信(《上资政晏侍郎书》),详述自己做法的缘由,申明自己的政治立场:“侍奉皇上当按道理直言,绝不逊言逊行、阿谀奉承,有益于朝廷社稷之事,必定秉公直言,虽有杀身之祸也在所不惜。” 


合情合理见公道,民间苦疾永不忘


明道二年(1033年),章献太后驾崩,仁宗亲政,召范仲淹入京,拜为右司谏。时群臣多议太后垂帘时为政之失,范仲淹却认为太后虽秉政多年,但亦有养护仁宗之功,建议朝廷掩饰太后过失,成全其美德。仁宗采纳,诏令朝廷内外不得擅自议论太后之事。仁宗因刘太后新亡,欲立杨太妃(宋真宗章惠皇后)为皇太后,参与军国大事。范仲淹认为频立太后,有皇帝不能亲政之嫌。仁宗采纳,罢黜太后册名,但称谓不改。


同年七月,天下大旱,蝗灾蔓延,江淮和京东一带灾情尤其严重。为了安定民心,范仲淹奏请朝廷派人视察灾情,仁宗不予理会。范仲淹便质问仁宗:“如果宫中停食半日,陛下该当如何?”仁宗幡然醒悟,派范仲淹安抚灾民。范仲淹应诏赈灾,开仓济民,并将灾民充饥的野草带回朝廷,以警示六宫贵戚戒除骄奢之风。 


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


范仲淹诗词文章了得,著名的《岳阳楼记》就出自他的笔下,文章中的千古名句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被后人广为传诵。


有人曾经问起范仲淹的志向,他说:“我的志向,要么当个好大夫,要么当个好宰相。好大夫为人治病,好宰相治国为民。”范仲淹从政以后,提出并实施了许多兴国利民的革新措施,以施展令天下万民幸福自己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抱负。范仲淹称赞汉光武帝及严子陵而写道:“云山苍苍,江水泱泱,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”,后人也用此来赞颂范仲淹。

杨时:尊师重道


杨时(1053—1135)字中立,号龟山,祖籍弘农华阴(今陕西华阴东),南剑西镛州龙池团(今福建省三明市将乐县城北龙池村)人。北宋大学问家。熙宁九年进士,历官浏阳、余杭、萧山知县,荆州教授、工部侍郎、以龙图阁直学士专事著述讲学。先后学于程颢、程颐,同游酢、吕大临、谢良佐并称程门四大弟子。又与罗从彦、李侗并称为“南剑三先生”。晚年隐居龟山,学者称龟山先生。


少时聪颖号神童,能歌能赋人称颂


杨时少年时,聪颖好学,善作诗文,被人称“神童”。幼时读佛学,少年攻读儒学。八岁能赋诗,九岁能作赋。得到人们称赞。杨时少时在将乐含云寺读书。十五岁时,在邵武游学有名声。二十一岁,赴礼部考试。下第,补太学生。


归乡后,在含云寺读书讲学。并作有《札记解义》《此日不再得》,年二十四,登状元徐铎榜进士。


程门立雪尊师道,千古佳话堪推崇


以下我们看看杨时“程门立雪”的故事。


程颢、程颐兄弟俩都是宋代极有学问的人。杨时中了进士之后,为了丰富自己的学问,毅然放弃了高官厚禄,跑到河南颖昌拜程颢为师,虚心求教。后来程颢死了,他自己也有40多岁,但仍然立志求学,刻苦钻研,又跑到洛阳去拜程颢的弟弟程颐为师。有一天,他和他的朋友游酢一块儿到程家去向程颐问学,但是正巧遇上程老先生闭目养神,坐着假睡。这时候,外面开始下雪。


这两人虽然很希望快一点能拜见老师问学,可是心中尊师之情不能已,便恭恭敬敬侍立一旁,不言不动,如此等了大半天,程颐才慢慢睁开眼睛,见杨时、游酢站在面前,吃了一惊,说道:“啊,啊!他们两位还在这儿没走?” 这时候,门外的雪已经积了一尺多厚了,而杨时和游酢并没有一丝疲倦和不耐烦的神情。后来就有了“程门立雪”这个成语,比喻人能够尊敬老师,诚恳求学。


剑需磨砺方可断,人要锻炼乃成才


     程颐很为他们诚心求学的精神所感动,更加尽心尽力教授。杨时不负重望,终于学得程门理学的真谛。杨时学成后回到南方继续潜心研究和传播程氏理学。他为了弄清楚张载《西铭》之理,专门写信向程颐请教。他在二程理学和朱熹之间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。


人有天分,难得,然而,《韩诗外传》有言“剑虽利,不砺不断;材虽美,不学不高。”,杨时可谓有天分而不自傲,并能谦虚就学,是故能真正把生命真正的光辉发出。

包拯:青天朗月照诚心


包拯(999年-1062年),字希仁。庐州合肥(今安徽合肥肥东)人。北宋名臣。

嘉祐七年(1062年),包拯逝世,年六十四。追赠礼部尚书,谥号“孝肃”,后世称其为“包孝肃”。有《包孝肃公奏议》传世。


包拯廉洁公正、立朝刚毅,不附权贵,铁面无私,且英明决断,敢于替百姓申不平,故有“包青天”及“包公”之名。


勤政爱民免苛政,常思良田增生产


包拯非常体恤百姓,常常思考如何可以令人民改善生活。

例如:秦陇斜谷务所的造船木材,一概向百姓征收索取;又七个州交纳河桥竹索的赋税,一般有几十万,包拯都奏请加以废除,减轻当地老百姓的负担。

又例如:包拯去河北调发军粮时,包拯说:“漳河地区肥沃的土壤,百姓不能耕种,邢、沼、赵三州农田一万五千顷,一概用来牧马,请求把这些全都分给百姓。”希望令农民得到更多的耕地生产。

朝廷都听从他的意见。


不畏强权照弹劾,公正不阿震朝野

包拯以廉洁著称,他执法严峻,不畏权贵。

例如:任监察御史及知谏院时,为肃正纲纪,惩处贪官赃吏,他弹劾贩卖私盐以牟取暴利的淮南转运按察使张可久、役使兵士为自己织造一千六百余匹驼毛缎子的汾州(今山西汾阳)知州任弁及监守自盗的仁宗亲信太监阎士良等。

又例如:弹劾王逵。王逵曾数任转运使,巧立名目盘剥百姓钱物。激起民变后,又派兵捕捉,滥用酷刑,惨遭其杀害者不计其数,因而民愤极大。但王逵与宰相陈执中、贾昌朝关系密切,又得宋仁宗青睐,故有恃无恐。为此,包拯连续七次上章弹劾,最后一次更直接指责皇帝仁宗说:“今乃不恤人言,固用酷吏,于一王逵则幸矣,如一路不幸何(王逵一个人过得好,但是整个地区的人民都过得不好)!”其言激切刚直,朝野震动,舆论汹汹,朝廷终于罢免了王逵。


又例如:包拯还弹劾过宰相宋庠、舒王赵元祐的女婿郭承祐和仁宗张贵妃的伯父张尧佐等人。

又例如:任御史中丞时,包拯又先后弹劾利用职权贱买富民邸舍的张方平及“在蜀燕饮过度”的宋祁,使朝廷罢免二人的三司使之职。由于包拯敢于弹劾权幸,当时社会上出现了“包弹”的谚语,世人凡见官吏“有玷缺者,必曰:‘有包弹矣。’‘包弹’之语遂布天下”。


执法明敏有神助,大小疑案无遁形

包拯尤为人称道的是其断讼执法的明敏正直。


以下这个小故事,尽显他的机智严明。

包拯出知天长县时,遇到一件棘手的案子。某日有一农人至县衙,状告歹徒割去其家耕牛的舌头,(按:在古代,牛是非常重要的“资产”来的)请求捉拿罪犯。割去牛舌并无财利可图,故包拯推断此事必属怨家的报复行为,于是命农人宰牛卖肉以引罪犯上钩。宋代宰杀耕牛是犯法的,不出包拯所料,割牛舌者见牛主杀牛,便想到告发牛主以加其罪,果然前往县衙首告,遂自投罗网,疑案立破。


包拯执法之刚正不阿在其出知庐州时得到了充分的反映。庐州是包拯的家乡,任知州时,他的亲朋故旧多以为可得其庇护,干了不少仗势欺人,甚至扰乱官府的不法之事。包拯决心大义灭亲,以示警戒。时恰有一从舅犯法,包拯不以近亲为忌,在公堂上将其依法责挞一顿,自此以后,亲旧皆屏息收敛,再不敢胡作非为。


廉洁清明严律己,谨慎结交无私累


包拯的严于律己,廉洁著称也是十分突出的。二十三岁时,包拯受到出知庐州的刘筠嘉许,声名大盛,家乡有一豪富之家曾邀请他赴宴叙谈,一位李姓同学欣然欲往,而包拯却严肃地说:“彼富人也,吾徒异日或守乡郡,今妄与之交,岂不为他日累乎。”可见他为官前即确立了从政不徇私情的志向。


端州以产砚著名,端砚历来是文人士大夫寻觅的珍品,包拯出知端州时不仅革除了诸前任在“贡砚”数额之外加征数十倍,以饱私囊和贿赂权贵的流弊,而且任满离去时“不持一砚归”。1973年,合肥清理包拯墓时,在包拯及其子孙墓中仅发现一方普通砚台而无端砚,也足证史载之确。


包拯曾力申“廉者,民之表也;贪者,民之贼也”,他不仅如此说,而且还躬身力行并教之于后代。订立了《家训》。将《家训》镌刻于石碑,竖立于堂屋东壁,以昭示后人。


清心直道为心法,铁面无私民为本


看包拯明志诗:


清心为治本,直道是身谋。

秀干终成栋,精钢不作钩。

仓充鼠雀喜,草尽兔狐愁。

史册有遗训,毋贻来者羞。


可见其人一斑!

岳飞:精忠报国,天日昭昭




岳飞(1103年3月24日—1142年1月27日),字鹏举,相州汤阴(今河南省汤阴县)人。南宋时期抗金名将,位列南宋“中兴四将”之首。


岳飞被奸人所害,英年早逝,后得平反,以礼改葬在西湖栖霞岭。淳熙五年(1178年),为岳飞追赠谥号“武穆”,宋宁宗时追封为鄂王,宋理宗时改谥忠武。


岳飞是一位很出色的领袖。他较南宋诸将有更突出的成就,自有他的成功因素。


主动出击攻为守,严以治军得民心


1 採取主动


自从一一三三年起,南宋朝廷把襄汉一带的防务交付给岳飞负责,而长江下游和淮南东西诸军区,则由刘光世、韩世忠和张俊分别负责。其中只有岳家军曾对于伪齐和女真採取过主动的攻势,其馀诸人却只是当敌人打到防区之内时,才被动地作一些军事上的周旋,而有时还必须岳飞出兵加以协助,才可以招架得住。


岳飞採取主动攻势,前后共有三次:在一一三四年,他从伪齐和女真的联军手中夺回了襄阳、郢、随、唐、邓、信阳六个州郡;第二次在一一三六年,攻克了伪齐新设的镇戎军,大军抵达蔡州城下;第三次在一一四零年,是岳家军的成绩特别辉煌的一次:大军进驻颍昌(今许昌),先锋部队北上而克复了郑州,西上而克复了洛阳。岳飞在南宋中兴诸将中战功最著,不但稳定了南宋初立国的基础,阻止了金军南下,而且有潜力恢复中原。能战始能和,岳飞的贡献加强了南宋朝廷与金谈判的实力。


2 严以治军


南宋初年,大部分官军的纪律都很差,和军贼、流寇并无两样。特别是在行军过程中,「所过肆为虏掠,甚于盗贼。」(注三)因此,各地居民,在平时就很怕有军队在当地驻扎,遇有军队经行,便大都是居民闭户,巿尘停歇,以免遭受骚扰。岳家军的纪律之好,不但为南宋诸军之冠,在中国历史上也少有其比。他们平时全居住在营房当中,街巷中很少能看见出外游逛的一兵一卒。如在行军途中,「夜宿民户外,民开门纳之,莫敢先入。晨起去,草苇无乱者。」他们始终坚持著「冻杀不拆屋,饿杀不打虏」的原则。


岳珂将岳飞的御军之术,总结为六端:重搜选,谨训习,公赏罚,明号令,严纪律,同甘苦。其核心则是一个「严」字。史籍记载,多有岳飞严以治军的事迹。徐梦莘《三朝北盟会编》卷一四二,建炎四年九月载:「飞治军严整,将士畏之,禁止军中不得骚扰百姓,尤得民情」。卷一四三,称岳飞「持法严肃,尤不可犯」。李心传《建炎以来繫年要录》卷三八载:「岳飞在泰州,持法严,众不敢犯」;卷六三载,绍兴三年二月庚子,江南东、西路宣谕刘大中言:「昨岳飞提兵洪洲,颇有纪律,人情恃以为安业。」建炎四年的郡缉荐书,称岳飞「身与下卒同食,而持军严甚,民间无秋毫之扰」。

在赵构奖励岳飞的许多诏令当中,几乎每一次都称讚他的治军有法律严明等优点,说例如「师行而耕者不变」、「涉千里之途而樵苏无犯」等类的话,独对岳飞用之,这便可以确证,岳家军的纪律必非当时任何军队之所能及,而因此之故,岳家军也便到处受著广大人民的欢迎与爱戴。


3 深入民情、深得民心

岳飞出身于贫苦农家,从投军为卒开始,迅速升迁为统军大将,经历过基层和战阵的磨炼。虽则他治军严明,但尊重士兵,与其同甘共苦,结之以恩,以得其用。他重视军民关係。

岳飞在南渡之前,曾参加过太行山区的游击战争。及岳飞参加了正规军队,随同宋廷渐向南方转移,其时河北以至山西各地的人民,不愿屈服于女真的统治宰割之下,便自动团结为忠义巡社,靠山的结为山寨,靠水的结为水寨,分别对女真兵马进行激烈的斗争。而在李纲去职、宗泽逝世之后,南宋的统治阶层中人却全不考虑此事了。只有岳飞,他身任大将之后,便把结连河朔的忠义民兵作为他的抗金战略的重要环节之一,并经常派人作联繫工作。当他每次带兵北伐之前,更大量遣发人员潜入敌境,策动民兵遥相配合。而河北被金人打败了的忠义民兵,南下之后也全都以岳家军为归趋之地,供给岳家军一些最确实的情报,使其对于敌方的情况瞭如指掌。



议论太平出高见,文武百官尽肃穆


一次,在谈及纷乱的现实世局时,在座的便有人很感慨地说道:「天下纷纷,不知几时才可太平!」岳飞直捷了当地说出他的意见:


只要文官不爱钱,武官不怕死,天下自然就太平!


公义无私勇无匹,用兵之妙在一心


岳飞的领袖素质,是在国耻中磨炼,在战场上成长;实非一般人能及。


1 大公大义、无私无我

由于理想贞定,方向清晰,岳飞的生命时常焕发著一种精神,感染著岳家军,是以岳家军战斗时能全力以赴、勇猛无匹。

岳飞治军,不仅能同甘共苦,以恩信结人,而且只要能为国效忠,岳飞与之私仇也可以放下。活捉杨再兴是典型例子。有关事迹,见《杨再兴:士为知己者死》。


2 灵活机变

领袖既有开创的精神,自会遇难愈强,对敌灵活机变,不拘成规,岳飞尝云:「(兵法)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」,便是此义。以下例子可见一斑:


例子一:绍兴三年,民贼李满的营寨结扎在固始洞内。洞的所在,是一个最高最险的地方,悬崖百仞,攀登极难。固始洞裡所聚集的粮米、金帛都特别多,很多起义群众的家口也都随同住在洞内。(注十一)岳飞把兵力集中起来,先令人用大木造成天桥八座,每天派出一些士兵,试图攀登天桥以攻击山寨。守洞的群众,为了阻挠官军,便把大批的檑木和炮石投掷下来,使得岳飞的军队虽是天天企图爬上天桥,而终于无法达到目的。然而,他们上当受骗了。等到洞裡的檑木和炮石都用光之后,再没有可以阻止官军攀登天桥的武器,岳飞便转而激励部卒,令先锋部队爬山而上,全副武装的士兵紧跟著一拥而上。固始洞终于被攻破。


例子二:岳家军围攻郢州(今湖北省锺祥县),时间是绍兴四年五月初五。伪齐派作郢州知州的荆超,骁悍勇武,平素就有「万人敌」的绰号。岳飞派人去劝说他主动前来投降,他不接受,而且依靠长寿县的伪知县刘楫为谋主,乘城固守。岳飞派张宪再去劝告,不但依然无效,刘楫还在城上把张宪和岳飞大肆辱骂一番。岳飞亲自率众攻城。敌人所凭恃的是郢州的高大城牆。可是,在岳飞的一声号召之下,士兵们「累肩而升」,登上城头,把这座州城攻佔,杀死敌军七千人,尸首堆积起来,竟和城中的天王楼一样高。荆超先自投崖自杀了,刘楫被活捉了来。


例子三:民贼夏诚的大寨所倚恃的是山溪之险,岳飞向张浚说明破敌只需八天时间。他下令部队伐取君山的树木,造成巨筏,把夏诚大寨周围的港滩一律填塞。又从上流积聚了大量的腐木烂草,使其顺流而下,用来填塞了下游的浅水地段。随之而派遣了二千名口齿流利、善于吵骂的人,立于浅水处,且走且骂,向夏诚营寨挑战。寨中人被激怒了,便用瓦石向外投掷。草木瓦石,累积成堆,既填塞了舟船的通道,即等于替官军修筑成进攻的径路,官军乃得直衝夏诚大寨攻去,夏诚也为岳家军所俘获。从夏诚大寨的被攻克,上溯到岳飞与张浚在长沙的上次晤谈,其间恰恰是八天的间隔。

岳飞能临机制胜,岳家军成为南宋初年最为善战能胜的一支部队,令金人闻风丧胆。



战功彪炳敌皆惊,以少胜多见智勇


《宋史》卷三百六十五.列传第一百二十四,页一一三七六描述:宗泽对岳飞的战功甚为欣赏,对他说:「你的勇智才艺,就算是古代良将也不能匹敌;但是,你善于野战,终非万全之计。」于是授飞以《阵图》,教以战阵之法。岳飞对他说:「摆好阵势,然后打仗,是兵法之常规;但运用兵法之妙处,却存乎一心。」


《宋史》屡言岳飞出战之功:对待民贼,他招降吉倩,吉倩以三百八十之众投降;民贼王善、李成、孔彦舟率众五十万,进迫南薰门,岳飞仅得八百之兵,由于兵力薄弱,众皆没有信心杀敌,为振奋士气,岳飞竟独左挟弓,右举矛,直衝敌阵;这突然的行动,如雷电之迅速,登时使敌阵大乱,人皆失措慌张,四散而败;盗郭吉闻岳飞要来了,避入西湖,飞派辩士说降其盗众;又有张威武不服降,飞以单人匹马直闯其营,将之斩杀。自江、淮平靖之后,飞差遣士卒帜「岳」字于城门,民盗、民贼远远望见,皆相戒勿犯。自后更听闻飞之将至,即惊呼「岳家军来矣」,便分道遁逃。


对待大宋江山之敌人金军,更往往以小胜多,奇兵突出,如有神助:金首领兀朮直趋杭州,岳飞与之六战皆胜,甚至擒金大将首领四十馀人;自后金兵便称他的军队为「岳爷爷军」。兀朮再攻常州,飞又四战皆捷;于清水亭之役,更杀得金人横尸十五里。兀朮屡败屡战,再趋建康,飞埋伏牛头山,待黑夜来临,命百人穿著黑衣,混入金营扰敌,金兵大惊,在黑夜中自相攻击;再战于龙湾,飞仅以三百骑兵、二千步兵又大破敌军,兀朮遂奔淮西,建康才得以恢复。


这是一种无限奋勇的精神的表现。读岳飞《满江红》,可见其忠勇之风骨。

©2019 by Confucian Exhibition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