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征:直谏不犹豫


魏徵(580年-643年),字玄成,钜鹿郡(一说在今河北省巨鹿县,一说在今河北省馆陶县 ,也有说在河北晋州)人,唐朝政治家、思想家、文学家和史学家,因直言进谏,辅佐唐太宗共同创建“贞观之治”的大业,被后人称为“一代名相”。

贞观十七年(643年),魏徵病死。官至光禄大夫,封郑国公,谥号“文贞”。葬礼从简。同年入凌烟阁。


清心直道是身谋,不畏权贵品自高


魏徵不受别人的身份地位影响,往往都能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表达。无他的,因为他所想的,都是有道理的,都是出于大公无私的心,所以无事不可对人言。比方说,武德九年(626年),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事变,将兄弟李建成、李元吉等诛杀。李世民听说魏徵以前经常劝谏李建成把李世民安排到别的地方去,李世民派人把魏徵带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离间我们兄弟?”魏徵回答说:“如果太子(李建成)当时能按照我说的去做,就没有今日玄武门之祸了。”李世民也有容人之量,见魏徵说话直爽,没有丝毫隐瞒,于是赦免魏徵,并重用魏徵。


不欲上主私害公,力排众议犯颜谏

魏徵身为皇帝的辅助,目的只是要令到皇上秉公处事,不要因私害公,使天下万民心悦诚服。例如李世民特别钟爱长乐公主李丽质,将她许配给长孙无忌之子长孙冲。李世民对众臣说“长乐公主,皇后所生,朕及皇后并所钟爱。今将出降(出嫁),礼数欲有所加(就是特别增加嫁妆)”。大臣纷纷表示同意,认为皇上所爱的公主,自然应该增加嫁妆,于是进言请求双倍于永嘉长公主(长乐公主的姑姑),李世民欣然同意。然而魏徵对此表示反对。因为永嘉公主乃是长乐公主的姑姑,就是长辈,如果长乐公主的嫁妆比她高,那边逾越了礼制。

李世民回宫把此事告诉了长孙皇后。长孙皇后得知此事后感叹魏徵能“引礼义抑人主之情”(作为上位之人,很多时候出乎人情,但是可能会过了头,以私情害公,因此下属要懂得提醒上主,以人情要合乎礼节),并对他大加赞赏。特地派人前去赏赐给魏徵绢四百匹、钱四百缗,并传口讯说:“听闻你正直,现在见识到了,希望你一直保持,不要改变”。在李世民并未有所表示的时候,长孙皇后直接对魏徵加以赏赐,并暗示自己会给予支持。 不久魏徵晋升爵位为郡公。


人生之事父为大,君主为民作典范

贞观十年(636年),长孙皇后去世,葬于昭陵,谥号文德皇后。 长孙皇后入葬昭陵后,李世民对她思念无法停止,为了缓解思忆之苦,便在宫中建起了层观,终日眺望妻子的陵墓,还让大臣陪同悼念。一次李世民让魏徵陪同,并指着昭陵(就是长孙皇后的陵墓)的方向问魏徵是否看清了,魏徵装作没看见,李世民顿时着急,问“怎么会没看见,那是长孙皇后的陵墓啊!”魏徵闻言回答说“以为陛下望的是献陵(李世民父王的陵墓),原来是昭陵啊!” 李世民听后明白魏徵是在提醒自己,不要只顾及思念亡妻而忘了父亲,这是人伦之大处,自己是国君,还要为老百姓做榜样啊!于是便哭着下令拆掉了层观。


滔滔雄辩理为根,循循善诱服人心

贞观十二年(638),礼部尚书王珪上奏说:“三品以上的官员在路上遇到亲王(亲王,就是皇帝的儿子,纯粹因为有血缘关系而得到身份地位,可不一定与其操守才能有关),都要下车向亲王表示恭敬,这是违背了礼仪制度的标准。”

李世民说“:哼,难道你们觉得自己的地位尊贵,就敢轻视我的儿子吗?”

魏徵进言说“:从古至今,按照礼仪制度,亲王列在三公之下。现在三品以上的官员都是等同三公的位置,如果要他们为亲王下车,便不是亲王所应当受的礼。因此,三品以上官员要向亲王行礼的要求,是不合乎国法的。”

李世民说:“国家所以立太子,是准备他做国君。假如没有太子,那就依次立太子同母的弟弟。这样说来,怎么能轻视我的儿子呢?”

魏徵说:“殷代崇尚质朴,有兄长去世其弟即位的礼义;自周以来,立太子必定要是嫡出的长子,这些做法的背后意义就是杜绝其他兄弟的私念,堵塞祸乱的根源,这是国君应当十分慎重的事。(因此,如果所有亲王都受到三品以上官员的礼的话,便会长养的们的私念。)”李世民还是比较开明,于是便同意了王珪的奏言。


一代名臣长伸卧,正直风范照千秋


贞观十七年(643年)魏徵病死,李世民非常伤心,并为此废朝五天。追赠魏徵为司空、相州都督,谥“文贞”。

李世民下诏厚葬魏徵,但魏徵的妻子裴氏以魏徵生平生活简朴朴素,豪华的葬礼不是亡者之志为由拒绝。裴氏只有小车装载魏徵灵柩,李世民召文武百官出城相送,并亲自刻书碑文。

魏徵死后,李世民经常对身边的侍臣说:“用铜镜可以端正自己的衣冠,以历史作为镜子,可以知晓兴衰更替,以人作为镜子,可以看清得失。我经常用这样的方式防止自己犯错,但现在魏徵去世,我少了一面镜子。魏徵去世后朕派人到他家里,得到他的一页遗表,才刚起草,字都难以辨识,只有前面几行,稍微可以辨认,上面写道:‘天下的事情,有善有恶,任用善人国家就安定,任用恶人国家就衰败,公卿大臣中,感情有爱有憎,自己憎的就只看见他的恶,自己爱的就只看见他的善。爱憎之间,应当审慎,如果爱而知道他的恶,憎而知道他的善,除去邪恶不犹豫,任用贤人不猜忌,国家就可以兴盛了。’遗表的大意就是这样,然而朕思考这事,自己恐怕不能避免魏徵所说的这些过错。公卿侍臣,可以把这些话写在手板上,知道朕有过错一定要进谏。”

同年二月,李世民命阎立本画二十四功臣像置入凌烟阁,魏徵位列第三。

郭子仪:智勇双全,单骑说敌



郭子仪(697年—781年),字子仪,华州郑县(今陕西渭南市华州区)人。唐朝杰出名将。

郭子仪是历史上的名将,忠勇之馀,更极具智慧。我们看看以下故事。


面临强敌心不慌,以实击虚弱胜强


话说在安史之乱中,郭子仪带兵返回常山,又前往常阳驻守。安禄山添加兵力增援史思明。郭子仪说:“敌人仗着增加了兵力,必定轻视我,轻视我,内心就不坚定,我们只要勇敢坚定,就能一战胜敌。”于是,郭子仪杀敌方一步将并宣示己方众将士,振奋人心,将士们殊死战斗,于是击破敌军。郭子仪白天带兵征战,晚上捣毁敌方堡垒,敌军不得休息,士气衰弱。就是这样,郭子仪的军队便把叛军击败。

大家看到吗?我们往往只是看到表面的力量对抗,以为人多、武器精良就一定能够战胜。但是在古代名将,往往能以少胜多、以弱胜强,为甚麽呢?因为这些名将都是优秀的领袖,他们有智慧、懂得爱护下属、有勇气、忠诚、法度严明,所以下属往往能以一当百。你看,上述战役中,虽然敌人众多,但是郭子仪就是能看到对方的弱点,然后身先士卒,以己方的强,痛击对方的弱,是故能以弱胜强。


再看他另外一个故事,大家就更加要对他心服口服。


战阵兵闘非上策,不战而胜方真胜


 广德二年(764年),仆固怀恩引领吐蕃、回纥和党项入侵中国。唐代宗命郭子仪驻扎奉天,并向郭子仪询问对付敌人的策略。郭子仪答道:“仆固怀恩虽然强健勇敢,但不得人心。而且士兵都是我以前的部下,他们怎麽会忍心进攻我呢?”不久,回纥与吐蕃军进逼奉天。郭子仪部下众将请求进攻,郭子仪道:“敌军深入我境,本利于速战,但是,他的部下与我是有旧交的!他的部下长期受我的恩德,只要我不进攻他们,他们将自然改变主意。你们有谁敢再说出战的,立斩!”并坚守营垒防御敌军,敌军果然退去。

人世间,战争可免则免,用到兵闘,只是没有其他办法罢了,因为兵闘会引起很多伤害。你看,善用兵者,深知兵闘之害,郭子仪就是一例!


身先士卒勇将军,大义责敌相结好


后来,当郭子仪到泾阳时,敌军已经围城。

你看郭子仪如何神勇,他单骑去敌阵见回纥首领,回纥首领与郭子仪是旧交,而且得到唐朝的恩慰,郭子仪责以大义,回纥与郭子仪和好如初。恰逢仆固怀恩暴死,敌军没有了首领,于是回纥答应退兵。吐蕃军见郭子仪与回纥来往,心中猜疑,连夜退走。郭子仪派部将白元光与回纥军追击,自己率大军跟随其后,在灵台西原(今甘肃泾川境)大破吐蕃军队。


功成不居心谦退,忠心耿耿为报国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朝廷曾因功而任命郭子仪兼河中副元帅,并进封尚书令,郭子仪三次上表朝廷恳辞尚书令,唐代宗为他的高风亮节所感动,特别命令将此事记入国史。

古之良将,真的风高亮节!

杜甫:忧国忧民




杜甫(712年—770年),字子美,自号少陵野老,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,与李白合称“李杜”。原籍湖北襄阳,后徙河南巩县。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“小李杜”区别,杜甫与李白又合称“大李杜”,杜甫也常被称为“老杜”。


战乱当前辗转退,心系苍生怀国事


杜甫少年时代曾先后游历吴越和齐赵,其间曾赴洛阳应举不第。三十五岁以后,先在长安应试,落第;后来向皇帝献赋,向贵人投赠。官场不得志,亲眼目睹了唐朝上层社会的奢靡与社会危机。天宝十四载(755年),安史之乱爆发,潼关失守,杜甫先后辗转多地。乾元二年(759年)杜甫弃官入川,虽然躲避了战乱,生活相对安定,但仍然心系苍生,胸怀国事。创作了《登高》《春望》《北征》《三吏》《三别》等名作。虽然杜甫是个现实主义诗人,但他也有狂放不羁的一面,从其名作《饮中八仙歌》不难看出杜甫的豪气干云。


诗仙诗圣相惺惺,风采不同情相通


杜甫的思想核心是儒家的仁政思想,他有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的宏伟抱负。杜甫虽然在世时名声并不显赫,但后来声名远播,对中国文学和日本文学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杜甫共有约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,大多集于《杜工部集》。


大历五年(770年)冬,杜甫病逝,时年五十九岁。杜甫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,被后人称为“诗圣”,他的诗被称为“诗史”。后世称其杜拾遗、杜工部,也称他杜少陵、杜草堂。


在杜甫中年因其诗风沉郁顿挫,忧国忧民,杜甫的诗被称为“诗史”。他的诗词以古体、律诗见长,风格多样,以“沉郁顿挫”四字准确概括出他自己的作品风格,而以沉郁为主。杜甫生活在唐朝由盛转衰的历史时期,其诗多涉笔社会动荡、政治黑暗、人民疾苦,他的诗反映当时社会矛盾和人民疾苦,他的诗记录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巨变,表达了崇高的儒家仁爱精神和强烈的忧患意识,因而被誉为“诗史”。杜甫忧国忧民,人格高尚,诗艺精湛。


以下我们欣赏一下杜甫的两首诗,从中感受一下他的忧国忧民情怀吧。


《春望》


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

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

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。

白头搔更短,浑欲不胜簪。




《石壕吏》


暮投石壕村,有吏夜捉人。老翁逾墙走,老妇出门看。

吏呼一何怒!妇啼一何苦。听妇前致词,三男邺城戍。

一男附书至,二男新战死。存者且偷生,死者长已矣!

室中更无人,惟有乳下孙。有孙母未去,出入无完裙。

老妪力虽衰,请从吏夜归。急应河阳役,犹得备晨炊。

夜久语声绝,如闻泣幽咽。天明登前途,独与老翁别。

张巡:尽己之谓忠





张巡(708年-757年),字巡,蒲州河东(今山西永济)人(《新唐书》本传载为邓州南阳)。唐朝中期名臣。


博览群书志不凡,做人为官讲气节

张巡从小博览群书,晓通战阵兵法,年轻时就志气远大,不拘小节,结交的都是理想远大者或宽厚长者,而讨厌和庸俗之辈交往。

张巡曾以太子通事舍人之职外任清河(今河北清河)县令。他在任内治绩优良,有气节、讲义气,对因遇到困难来依靠的人,都倾囊相助,豪无吝色。

其后张巡又被调到真源县(今河南鹿邑)再当县令,为政简约,很受民众拥护。


国乱敌强天下恐,忠心为本守国土


唐玄宗天宝十四载(755年)冬,安史之乱爆发。数月后,安禄山就攻陷东都洛阳,称帝,国号为“大燕”。唐朝很多地方官员都被吓得投降。谯郡(今安徽亳县)太守杨万石投降燕军,又逼张巡共同效力燕军。张巡得知后很气愤,率吏民大哭于真源玄元皇帝祠,然后起兵对抗燕军,响应的有千余人。

之后,张巡就带著这批人,加上一些援兵,守著雍丘(今河南杞县)城。



张巡忠心为国,足智多谋,无所畏惧,带领部下,以弱对强。且看下述几场战事。

敌众我寡全不怕,攻其无备为上著

至德元载(756年)三月,令狐潮会同燕军将领李怀仙、杨朝宗、谢元同等率兵四万余人蜂拥来到城下,企图一举攻下雍丘城。这时雍丘城内约有两千守军,而对手则有四万大军,城内军民大为恐惧。于是,张巡对众将士分析到:“敌人知道我们城中兵力单薄,有看轻我们的心。如今我们出其不意,攻其无备,则他们就会措手不及,大惊而乱,那我们乘著他们乱而击之,那他们必败。”众将士听后,大为鼓舞。于是,张巡派一千人负责守城,亲自率一千人,分数个小队,突然从城中杀出。张巡身先士卒,直冲杀向燕军阵中。敌军虽众,但事出突然,惊惧无措,顿时大乱,燕军后撤。


草船借箭孔明计,张巡仿效共争辉

连日来,为了抵抗燕军进攻,雍丘守军很快就把准备的箭都射光了。在此危急之际,张巡在晚上,令士兵们把事先准备好的稻草人穿上黑衣,用绳子绑好,从城上慢慢放下。燕军隐隐约约看见有成百上千个穿着黑衣服的士兵,沿着绳索爬下墙来,报知令狐潮。令狐潮断定是张巡派兵偷袭,于是命士兵向城头放箭,射杀唐军。一时间,燕军兵士争相施射,一直放到天色发白。待到天色大亮,燕军这才发现城墙上所挂的全是草人。草人身上密密麻麻地插满了箭。白天一数,共得敌箭数十万只,这解决了军中缺箭的问题。

之后一连几天,还是像前次夜里一样,城墙上都出现了草人。令狐潮的兵士见状,都嘲笑张巡故伎重演,贪得无厌。于是只箭不发。逐渐,围城的燕军对张巡夜缒草人以为常,不再防备。 几天后,张巡挑选了五百勇士,并在夜里把他们放下城去。燕军士兵以为这次城上吊下来的仍是草人,没有防备。五百勇士乘敌毫不防备,突然杀向令狐潮的大营。燕军顿时大乱,自相冲撞践踏,不辨敌我。令狐潮下令集合人马,但仓皇之中,已不及组织抵抗,被唐军杀得四散走避。令狐潮纵马一直逃到十几里之外,才稳住阵脚。


时穷节现凛冽志,鬼哭神嚎惊天地

张巡之后转至睢阳死守,可惜,因叛军众多,而且围城太久,又没有援兵,将士最后因伤病无法作战。张巡向西叩拜说:“孤城防卫之计已穷尽,不能保全了,臣活着不能报效陛下,死也一定变成鬼来杀贼。” 睢阳城陷后,张巡与许远一起被俘。睢阳将士见到张巡后,起立哭泣,张巡说:“大家镇静,不要怕,死是命中注定的。”众人都因悲伤而无法仰面正视他。一代忠勇名臣,就此壮烈牺牲。

许远:进退有度






许远(709年—757年),字令威,杭州新城(今杭州市富阳区新登镇上)人,一说杭州盐官(今浙江海宁西南)人。唐代名臣,右相许敬宗玄孙(许敬宗孙子许彦伯的孙子)。


许远为开元末年进士,曾入剑南节度使府为从事,因得罪节度使章仇兼琼,贬为高要尉。安史之乱时,被唐玄宗召为睢阳太守。至德二载(757年)正月,遭安庆绪部将尹子琦合兵十余万围攻,他与真源令张巡以数千兵卒协力固守睢阳。坚持至十月,粮尽,罗雀掘鼠充饥。终因外援不至,城破被执,送至洛阳,在安庆绪兵败渡河北走时,遭杀害。后诏赠荆州大都督,图像于凌烟阁,并敕建双忠庙于睢阳,岁时致祭。



睢阳之战是唐代安史之乱时期的一场著名战役,发生在唐肃宗李亨至德元年(公元756年),张巡撤出雍丘后,率众沿睢阳渠向南撤退,当时他只有马三百匹,兵三千人,退至素有江淮屏障之称的战略要地睢阳(今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)与太守许远,及城父县令姚阎合在一起。之后,他们派部将雷万春、南霁云等领兵北上抗击叛军,并在宁陵北击败杨朝宗,斩叛将20人,杀敌一万余人,投敌尸于睢阳渠中,渠水为之不流。杨朝宗幸免一死,连夜逃去。这次战后,张巡接到朝廷诏书,被封为主客郎中,兼河南节度副使。此战史称睢阳之战又称睢阳保卫战。


睢阳地处中原连接江淮之要冲,位置非常重要。至德二年( 757年),安禄山死后,其子安庆绪派部将尹子奇率同罗、突厥、奚等部族精锐兵力与杨朝宗合,共十几万人,进攻睢阳。面对强敌,张巡、许远激励将士固守,从早至午,接战20余次,士气不衰。许远自以才能不及张巡,推张巡为主帅,而自己管筹集军粮和战争物资。张巡任主帅后首先清除了内部叛将田秀荣,然后率军出城主动袭击叛军,将叛军打得大败而逃,并缴获了大批车马牛羊。张巡把这些战利品都分给了将士,自己分毫不要。这次大捷之后,朝廷拜张巡为御史中丞;许远为待御史;姚訚为吏部郎中。


唐肃宗至德元年(公元756年),张巡撤出雍丘后,率众沿睢阳渠向南撤退,当时他只有马三百匹,兵三千人,退至睢阳(今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)与太守许远,及城父县令姚阎合在一起。之后,他们派部将雷万春、南霁云等领兵北上抗击叛军,并在宁陵北击败杨朝宗,斩叛将20人,杀敌一万余人,投敌尸于睢阳渠中,渠水为之不流。杨朝宗幸免一死,连夜逃去。这次战后,张巡接到朝廷诏书,被封为主客郎中,兼河南节度副使。



睢阳之战


睢阳地当睢阳渠要冲,位置非常重要。至德二年( 757年),安禄山死后,其子安庆绪派部将尹子琦率同罗、突厥、奚等部族精锐兵力与杨朝宗合,共十几万人,进攻睢阳。面对强敌,张巡、许远激励将士固守,从早至午,接战20余次,士气不衰。许远自以才能不及张巡,推张巡为主帅,而自己管筹集军粮和战争物资。张巡任主帅后首先清除了内部叛将田秀荣,然后率军出城主动袭击叛军,将叛军打得大败而逃,并缴获了大批车马牛羊。张巡把这些战利品都分给了将士,自己分毫不要。这次大捷之后,朝廷拜张巡为御史中丞;许远为待御史;姚訚为吏部郎中。


张巡赶到睢阳,与许远兵合一处,不过六千余人。许远虽官职更高,但知道张巡善兵,就请张巡来指挥守城。虽说双方兵力悬殊,但张巡带兵坚守,和叛军激战了十六天,俘获敌将六十多人,歼灭两万多人,使尹子奇不得不退兵。

©2019 by Confucian Exhibition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